S. Ash

我听闻飞鸟之音

·涉英·[关于鸽子,十封情书,以及我想你]

·书信体

·印象花是[蓝色风信子]——就像见到你那样开心

·私设毕业后涉到意大利交换学习,英暂停偶像活动踏上旅途寻找更多自身的“意义”,并且等弓桃毕业

·只是想尝试写情书。


(废料碎碎念)

·清理备忘录产物,去年十一之前上脑产物。

……结果十一之后就因为学习太忙压力太大精神崩溃写不出东西并且活不过来了,现在都快忘了当时想的是什么了……

太难把它写完,但我觉得就这样把它遗忘在备忘录实在是太可怜了……

—————————————————————

昨日敬相遇。

今日敬思念。

明日敬重逢。

从那以后,再也...

2019-06-09

·涉英·[辉石]

就,一起来看流星雨(?

———————————————————————————————

或许是因为热气球启动的声响与震动过于吵闹,天祥院英智恰好在第一颗流星坠落天空时醒来。他勉强撑开眼皮,看见日日树涉涉解开最后一根拴住热气球的缆绳,他们摇摇晃晃地升空,而那第一颗星星从日日树涉的手边划过。

风从海面吹来,英智下意识拉紧裹在身上的毯子,随后发现那是日日树涉的外套,袖子绕过自己的脖子打了个蝴蝶结,看上去傻气又滑稽。

他看上去还有些困,阖上眼睛想回到梦里去。他的口鼻掩在围巾似的衣服里,轻轻呼出一声轻叹。

好温暖啊。

梦啊,不知是否因梦的缘故。

接着拍照的咔嚓声和日日树涉的笑声就扰碎了他的...

2018-10-21

·涉英·相册

眼看日日树涉抱着那本相册凑过来,天祥院英智哎呀一声,把自己摔到懒人沙发里去。他抽过鸽子抱枕圈在怀里,笑得一脸无辜。
那是一个秘密。
如果不是闲极无聊把整个书架翻了一遍,日日树涉绝对不会发现它。
厚厚的一本相册,银灰色的外壳毫不起眼,看上去在几本闲书下面安详闲适地躲了不少时间。
翻开相册来,精心冲洗的胶片相纸一张一张整整齐齐地排列在塑料薄膜里。驾车的骑行的徒步的,读书的唱歌的喝酒的,躺在渔船里的骑在骆驼上的坐在壁炉边的——照片里的人,全是日日树涉。
天祥院英智对上日日树涉混杂着惊奇无奈玩味与调笑的眼神,眨巴眨巴眼睛。
然后他笑着开口,语气得意洋洋坦坦荡荡。
“被你发现啦,涉。”
然后抬起手机,对着日日树涉。
咔。...

2018-09-04

·涉英·编外空白

印象花是黑玫瑰
————————————————————————

·1·
你看。
对对,再往这边来一些,我抱你起来,从这扇窗子望出去——
你看到那朵玫瑰了吗?
在树荫的庇护下的,那一朵孤单摇曳着的黑玫瑰。
曾有一个幽灵在这园子里,围绕着他的玫瑰诵诗,围绕着他的玫瑰歌唱,围绕着他的玫瑰吹响银色的长笛,拉奏云杉造的小提琴,坐在花树旁读一个故事,然后翩翩起舞。
再或者他从这扇窗望出去,在厚而沉重的红丝绒窗帘后孤零零的望着孤零零的玫瑰。
然后他离开了。
他留下了这棵树为他的玫瑰遮风挡雨。它们相依相伴,直到黑棘爬满了铁造的围栏,直到红砖砌造的庄园坍圮,直到柔软的羊毛腐朽和枯黄的书页破碎——直到这...

2018-07-19

关于神明与相遇·鸣狐[上野有妖狐]

思绪整理,意识流(
————————————————————————
你听说过吗?
上野有妖狐。

夏是相逢,冬是长思,春是离别。我曾在上野公园遇见过那人三次。
初到东京第一年的盛夏,某个午后骤雨停歇,湿润的绿意沿着墙根砖缝间的青苔蔓延开来。
我踩着树荫下一汪汪积水连蹦带跳的往东博去。安顿好未来的食宿生活后,乘着天时地利人和,自然要先去博物馆逛逛。那万物聚集的地方有很多令我执着的愿望。
六月并非旅游旺季,路上只有三三两两的闲散游人谈笑风生。我抬眼四处看着,看上野公园的街道是什么样的,建筑的围墙是什么样的,葱茏的树冠是什么样的,擦肩而过的行人们又各是什么样的。然后我就看到有什么东西踩着墙根跑过去了,小小的一只...

2018-07-19

[被婶]潮与砂之城(4)

·架空,末日设定,有异能设定,私设婶有

·练习讲故事ing——

  嗯…不是很满意…但不知道该怎么办…

——————————————————————————————

粟田口基地提供了交通工具与充足的资源,还有通过异化元素的波动探测溯行军的仪器,一路得以避开溯行军,竟然显得有几分轻松愉快。

“砂に祈りを埋めてもこの手を伸ばすからどうか…fly me…”

阿初一边驾驶着被称为“汽车”的交通工具,一边愉快的哼起了歌,曲调轻柔悠扬。山姥切国广抱着自己的刀坐在后座,扭头看窗外的荒芜的城市。

最开始他们一直是步行穿越城市的,不知不觉走了两个多月...

2018-02-09

[被婶]潮与砂之城(3)

·架空,末日设定,有异能设定,私设婶有

·练习讲故事ing——

 总体最顺畅一股脑的走下来的一段但回头看感觉被婶俩互动不多的样子陷入了自暴自弃的深坑…

——————————————————————————————

所以说。

山姥切国广背着阿初勉强躲避着溯行军。

这么缺心眼的人竟然是工程师首席,世界毁灭这事看上去真是理所因当。

她右肩被溯行军的骨蛇咬去一大块,意识因失血过多逐渐模糊。同时饱含物质元素的血腥味又使两人彻底暴露在溯行军眼中,只能不断躲避,全然找不到机会处理伤口。

本就是半夜,又被突然出现的审神者和那个…对,那个三日月宗近一番折腾,...

2018-02-09

[被婶]潮与砂之城(2)

·架空,末日设定,有异能设定,私设婶有

·练习讲故事ing——

 后半段自个儿码得比较开心来着(

 需要学习调整的东西还有很多呢…

———————————————————————————————

“零号”一词被说出来时,阿初一僵,山姥切国广发誓他从来没见她那么慌乱。

她抬起头来,一脸见鬼了的表情,哪里还有半分泪眼汪汪,她想挣脱山姥切,急切道:“快快快被被快放我下来!哦,不……”

“…三日月…”她抬头时恰好看见踩着冰柱落下地面的身影,竟然一声呜咽,随后几乎是吼出声来:“跑…跑跑跑!山姥切国广你快点跑!远离海洋!往城市里去!”之后竟然拽...

2018-02-08

[被婶]潮与砂之城(1)

·架空,末日设定,有异能设定,私设婶有

·练习讲故事ing——

  兴冲冲的码完立刻陷入“这什么垃圾玩意”状态……(死

  大概是废话超多…

·脑子里没装几个正常的脑洞时不时就要心疼一下我家被折腾得很辛苦的被被…

——————————————————————————————

山姥切国广拉了拉帽檐,微微眯眼,调节视感,看着在七八米开外被称为废墟的垃圾堆上上挑挑拣拣的身影。

吵闹、傲慢、随意、无能并且任性妄为,尖酸刻薄的评价一个接一个在他脑海中跳出。

这个人,浑身上下,从黑色的长发束起后露出的纤细脖颈...

2018-02-06

关于神明与相遇·冲田组[浮梦]

ε-(´∀`; )压根儿不是在讲故事所以能定义做同人吗…果然还是游记吧,游记。因为到了那里,觉得他们在那里…

ε-(´∀`; )仅使用付丧神的设定,2017年,还没有审神者的时代…所以简单付丧神却把对方当作人类。

(T_T)如果OOC的话原因是我依然是站在旅人的角度看他们而没有走到他们的心里吧…游记写的都是真的,我不是冲田组粉但我小伙伴是,了解全都来源于小伙伴和零时嗑的史料…

—————————————————

“哎?你问我们——池田屋?”

面前两个青年对望一眼,满脸莫名其妙的震惊,随后默契的转过头来盯着我。

我放下戳章鱼丸子的竹签,点点...

2018-02-04
1 / 3

© S. Ash | Powered by LOFTER